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生物 >5%的魔幻力量 >

5%的魔幻力量

  

若干年前,某便利商店通路高调主打「平价时尚,正在流行」的消费意识,商品本身没有新意,差别在于换了包装设计与行销方式,以「白」为主视觉,以「SELECT」作为号召,主张懂得购买平价且优质的商品便是一种时尚的消费观。近几年,在台湾政治的通路上,也存在类似的「消费意识」,主张「白」、「素」,主张「质优」、「脱俗」,同样造成选民在「消费认知」上的转变,于是眼下几乎没有人能否认在国、民两党之外的第三势力正在流行的事实。

5%的魔幻力量

转眼间,到了选举季节,这是一次检验选民如何从消费认知嬗递到确实改变消费行为的实测。正视选制决定政党数的法则,在台湾现行单一选区两票制且为并立选制下,小党注定难有生存空间,尤以区域立委席次的竞争强度高,小党在此自然淘汰,于是乎,小党只能图谋比例代表,力攻不分区的政党票成为没有母鸡的小党的唯一出路,但取得不分区席次的门槛订在5%,对于小党而言实谓为山九仞。回头检视过去小党在国会选举抢攻政党票的战绩,几乎惨烈。以首次採用单一选区两票制的2008年国会选举各小党在政党票的得票率为例,新党获得4%选票、红党获0.5%选票、台联获3.5%选票、第三社会党获0.5%选票、绿党获0.6%选票,无一小党取得席次;再以2012年国会选举小党政党票得票为例,亲民党得票5.49%、新党得票1.49%、台联得票8.96%,绿党得票1.74%,只有亲民党、台联突围5%门槛取得席次。选制决定政党数的法则再次被印证。

尔今,第三势力的流行正炙,被视为第三势力代表的时代力量、绿党社会民主党联盟(以下简称「绿社盟」)声势自然水涨船高,这对小党图谋不分区而言自然是一次契机,同时也衍生新互动样式的抢票策略。是以,小党的契机如何来临,以及抢票策略如何互动是值得思量的两个重点。

关于契机,第三势力的势起不是没有曾经,2006年百万人民倒扁运动也曾有过一次势头,次年核心干部进而组成红党参与选举,惟不攻自灭;第三势力的再次势起则可以2013年洪仲丘事件引发的白衫军运动为滥觞并延续至今。回顾两次「第三势力」运动的席捲都肇因于对执政党的不满,在激情过后也都将能量汇聚成政团参与政治,相异处则在于两次「第三势力」运动所面对的执政党不同,但两次势起的最大差异,应该在于国、民两党吸纳第三势力的能力存在明显落差。回想2008年国民党重返执政前的光景,民进党政府支持度低落,而马英九个人声势如日中天,终致倒扁运动所积蓄的所有反扁、反民进党势力、红党等,到头来皆化作国民党的选票被投入票柜;该次的第三势力被淹没在国民党一党独强的胜选当中。时至今日,自公民1985行动联盟「起义」以来,历经太阳花学运、反课纲运动的洗礼,第三势力再次在街头寻得舞台,此时换作国民党声势低落,民进党距最后一哩不远却作壁上观,第三势力在反国民党阵营中并驾于民进党,却多能够保有独力自主的空间;民进党想独霸却无法独占,最后只能安个偏殿予这些较为亲近的阵营侧翼好生歇息。这看似第三势力发展的契机,实则左右政治的文化使然,也是政治市场机制使然。过去,保守阵营无法成功外造政党,新创品牌又不敌老字号政党的吞纳,而今进步阵营有其土壤环境生成时代力量这个台湾民主化后首个有意义的外造政党,并成功市场化,迫使民进党接受市场联营。

其次,小党在抢票策略上也出现新的合力且合意的互动模式,即选民在阵营内自主配票、而阵营内政党又相互运作弃保。在选民方面,或因极大化支持阵营的总席次,或因投票的补偿心理,选民尝试自主配票于小党,这有别过去是由政党组织性动员的配票模式,最后是否造成个体理性却集体不理性的结果不得而知。在政党方面,为竞逐更多的政党票,政党在宣传上配合、怂恿选民自主配票行为,于阵营内暗示弃保,以期达致中党吃大党、小党弃保中党、或大党又弃保小党的结果。这与过去大党凭藉选制优势无所恃,小党只能期盼多少从大党墙边挖得一些政党票冲破5%门槛的选制预设差距颇大。近日民进党发出抢救政党票的呼告,便是民进党大党的政党票深受中党时代力量瓜分下,反制同阵营时代力量抢票最赤裸的例子。而民进党社运部主任郭文彬于脸书一席「投给不可能超过5%的政党,每一票都是浪费」的话语,明示着民进党自知阻止不了时代力量运用网路号召把票配走(已经发生),只好暗示阵营内选民把票投给未到5%的政党(绿社联)便是浪费,这即是大党越过中党跑去弃保小党的例子。最后,小党目睹大党之外(或是不投大党)政党票的饼被做大了,反应在抢票策略上则更显积极,例如绿社联在民调封关日前,公开各党政党票支持率,呼告选民集中选票支持绿社盟冲破5%门槛,不啻告诉选民阵营内其他政党的政党票趴数够,分一点来保绿社盟上垒更要紧,绿社盟想要让选民弃中大党保小党的意图十分明显。

综观民主化后,台湾政坛的第三势力历经了两次发展,主要呈现「能出于左而无于右」的政治文化,且透露传统两大党在面对阵营团体战时,程度不一的吸纳异己能力。其次则是小党懂得趁「势」,灵活运用「不好做」的选民自主配票,搭配「不好说」的阵营内弃保操作,两相合意,想要突围既有选制对小党不利的制度限制,这点反而成为本届国会选举中一种意外且有趣的注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