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前沿应用 >5%:法官评鉴的初衷 >

5%:法官评鉴的初衷

  

<>《公务人员考绩法修正草案》将送交立法院审议,其中规定:「丙等不低于三%,十年内三次丙等即资遣或退休。」考试院长关中说:「不达目的,誓不终止!」听到的反弹是:「沦为长官整肃异己的工具。」然而行政体系本应上命下从,反弹并无多大道理。而且依照上开规定,驽劣者「轮流吃饼」,二十年亦难得淘汰一人。

<>
关中说:「公务人员平均年资约29至30年,经激烈考试进到公务体系,若不能与时俱进,对个人、组织与国家都是损失。」若「每年」「轮迴」百分之三,三十三点三年换血一轮;「每年」轮迴百分之五,二十年纔能换血一轮。相较之下,大学生毕业即失业;重庆南路书店歇业,考试用书一枝独秀、硕果仅存,显得多幺讽刺!

<>
另则新闻:法官评鉴委员会首波评鉴结果出炉,建议惩处两名法官。召集委员范光群指出,詹法官的平常表现不错,且违失导致当事人损害尚不严重,建议记过2次。民间司改会执行长林峯正则批评评鉴结果轻重失衡。他说,李法官被认定有损司法形象移送监院,詹法官损害当事人权益仅仅移送人审会。

<>
笔者认为:上开「批判不当『行为』」的「评鉴」,仅仅有督促法官「谨言慎行」的效果:「评鉴本身」无法提升司法品质或形象。

<>
「办案成绩」乃是「评价」法官方式之一,其构成部分:维持率、折服率与速率。「维持率」可以算是「上级法院」对于「下级法院」的考绩,在审级制度之下,尚无上级法官干涉下级法官审判的顾虑。

<>
当然「维持率」的计算方式也有其缺失,譬如:专以裁判的结果计算维持率,「聪明」的法官马上就会发现,只要裁判「主文」「正确」,事实、理由、证据可以不问,仍然保有极高的维持率。

<>
折服率则可视为当事人对于法官的评价,争讼两造能对裁判心服口服,俱不上诉,确属难能可贵。法官有见及此,时有强迫或哄骗和解之情形产生,只问结案不问原则的处理案件方式,亦有其可议之处。

<>
速率做为法官考绩的一部,时有流于草率擅断之虞。我们禁止青少年在大度路飙车,却无视法官的草率「飙案」;从而速率建议以「偏离」「平均值刑度加权)」几个「标準差」,做为「折算分数」之依据,较为可取。

<>
二十多年前,笔者在台北律师公会首创「法官评鉴」,其实质内涵为:对于「个别法官之综合表现,加以序位排名」,清华大学统计学系黄提源教授尚提供《序位统计学》之指导。

<>
初期的评鉴,仅止于台北地区律师界对台湾高等法院及台湾台北、板桥、士林三个地方院两三百位法官的排名,第一次公布前20名,第二次公布前50名。当初名列前茅的法官,不乏其后出任法院院长、最高法院法官,甚至秘书长、大法官者。倘若推行得宜,获取公信力,将提昇至评鉴最高法院各庭「法学水準」及「人权意识」层次,并立法淘汰「不适任的5%法官」。所谓「不适任」,不必然含有道德伦理的谴责意味;嫉恶如雠、能言善道或爱民如子,皆可从事其他更适当的职业。

<>
「法官评鉴」有其限度,譬如:压抑基本人权的刑事诉讼实务,尚非「法官评鉴」本身所能改进,但可警惕法官督促「上游」尊重基本人权。

<>
评鉴,是多位评鉴者针对「许多」「法官做为审判者」加以整体的评价,评鉴的客体是法官的问案态度、裁判品质、人权尊重、学识能力、操守风评……,胜负的结果可能仅佔其中小小的一环。何况评鉴的「制度设计」平均为六十分,也就是每位律师主观心目中的「法官最低标準」,每位评鉴者只有一把尺,个别评鉴者的「偏好」与「偏见」会因为许多把尺的参与,而趋于调和。

<>
当初「法官评鉴」为何用百分的计分方式?为何不用排名次的方式?用百分满分,六十分及格,是为了符合我国教育从小到大的分数观念;而且可以考查每位评鉴者的「及格标準」。其实评鉴时将分数加以调整,已经隐含了「排名次」的观念。正如同将经济学上的「计数效用分析」,转换为「序列效用分析」。

<>「法官评鉴」是否可以依照学识、操行、经验、能力分项加以评鉴?基本学测礼、乐、射、御、书、数六科,理论上六科一样重要,但对于某些科目「加权计算」或「採取高低标準」的科系,显然不认为六科一样重要。同时在未调整得分的情形,给分分数差距大的科目,对于「总分」影响较大,显然各科并不一样重要。何况依照学识、操行、经验、能力分项品评的结果,吾人实难解释「法官操行成绩不及格」代表什幺意思:贪赃不枉法?对配偶不忠实?开庭修养太差?与其分析法官的各个层面,还不如着重其「整体的表现」,哲学的名言:「全体大于部份的总和」,因为「全体」实已蕴含并贯穿各个「部份」的精神或价值。

<>
「法官评鉴」是否有客观的标準?所谓「客观」,哲学上称为「主观的集合」或者「间主观的结合」,乃是一群人之主观认识,汇集而为多数人所认同的「标準」。譬如:许多人认为不收红包是好法官、详述判决事实理由的是好法官、问案态度良好的是好法官,从「认识论」的角度言之,乃是多数人有此共识。但是法官有些做法,是否优劣好坏,则属见仁见智,譬如:法官以道德教条当庭训斥少年被告,对于掳人勒赎处以极刑,对于饱受虐待之妇女仍然晓谕给予丈夫自新的机会。

<>
古希腊哲学家毕塔格拉斯有言:「人心是万物的尺度。」当初律师公会不提供「客观的标準」,正因为「客观的标準」,其实存在于每位评鉴者「主观的心目之中」。汇集多数人「主观」的「价值判断」,自然形成「客观」的「标準」。

<>
评鉴与「考绩」及「办案成绩」应该交互为用,较好废除长官对于「法官」之考绩;最后「人审会」法官互选委员的选举,以及每次开会时之人事请託,有使法官关注「法官间人际关係」之强烈诱因;从而人事「审议」制度应置入「客观」之评价标準,而非人审会委员 的「主观」意见。

<>
汉城律师公会访华,提及「法官评鉴」引起法官反弹;此乃「意料中事」,但「评鉴」有助于小小之「司法改革」。与其在个别案件为当事人博取同情,在9月9日律师节恭请「长官」训话,还不如协助法官「引述法律」改进裁判品质,并要求不适任的法官「依据法律」知所进退!

<>
依照「客观」评鉴而来的「定率轮迴」,才是笔者首倡「法官评鉴」的初衷。「行为批判」式的「法官评鉴」,会让一些法官觉得「扫到颱风尾」;心有不平的法官,审判起来会公正吗?

<>

<>

<>

相关文章